最新 热点 图文

一箭双雕入主交大系,上海滩资本大佬周传有想要干嘛?

(来源:网站编辑 2018-01-10 12:58)
文章正文

  接连增持教育股之后,中金投资集团又再次举牌健康股,巧的是这两家上市公司都是“交大系”,而此次被举牌的恰是保健领域龙头企业交大昂立。上次交大昂立被举牌,引进了一位医药行业专家;此次举牌进入的是投资领域大佬。那么继葛剑秋之后,周传有会成为交大昂立的新救兵吗?

  1月8日,交大昂立公告表示,近来到获中金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中金投资集团”)、恒石投资、汇中怡富一致人举牌,举牌者同时表示未来12个月内拟继续增持不超过10%的股份。其中,中金投资集团与恒石投资的实际控制人均为周传有,而汇中怡福的实控人为周传有老婆的哥哥胡承业。

  事实上,这位新近浮出水面的资本大佬周传有一直以来都专注于房地产、矿产、能源等领域,近来则瞄上了消费升级红利,先是接连举牌教育股新南洋,如今又再举牌转战大健康领域的传统保健品牌交大昂立。

  值得注意的,新南洋实际上是交大昂立的二股东。未来若中金集团的举牌脚步不停,周传有及其一致行动人在交大昂立的持股比例可能会直逼后者控股股东大众交通。

  事实上,保健品行业的传统老大交大昂立近年来发展并不如意,业绩可以说颇为惨淡,而大健康产业的布局,目前也只取得了一家医药公司的股权;与万通药业的重组计划也于近日告吹。

  业绩颓靡,重组受阻,而资本大佬周传有的入局是否是交大昂立壳化的开始?

  资本大佬的转身

  1月8日晚,交大昂立发布公告称,中金投资集团于2017年10月至2018年1月通过竞价交易系统净买入交大昂立流通股6,777,300股,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0.87%;后于2017年10月通过大宗交易受让交大昂立流通股9,916,700股,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1.27%。

  恒石投资于2017年9月通过大宗交易受让交大昂立流通股15,596,000股,占其总股本的2%;汇中怡富于2017年7月至9月通过集中竞价交易系统净买入了流通股6,710,072股,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0.86%。

  此外,公告显示,中金投资集团团、恒石投资为周传有实际控制的公司;同时,周传有实际控制的上海怡联矿能实业有限公司持有汇中怡富33.33%股份,胡承业持有汇中怡富66.67%股份。胡承业为周传有配偶的哥哥,二者为一致行动人。

  由此,周传有及其一致行动人合计买入交大昂立股份达到5%,构成举牌。据悉,3家公司购买交大昂立股份的成交均价介于5.48元/股至6.63元/股。

  周传有表示举牌是因为看好大健康产业及交大昂立的发展前景,通过增持进行战略投资布局,同时称未来12个月内将继续通过集中竞价的方式增持股份不低于交大昂立总股本的0.1%、不超过10%。

  事实上,就在2017年12月,周传有刚刚高调举牌了新南洋。这家以教育培训为主营业务的主板上市公司正是交大昂立的第二大股东,持有交大昂立13.53%。

  不过,新南洋及其一致行动人早先实际上是交大昂立的大股东。据交大昂立2014年年报显示,2015年初,原第二大股东大众交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及其受同一母公司控制的关联方通过二级市场增持,合计持有的交大昂立的股份超过新南洋及其一致行动人,成为交大昂立的实际控人。当时,新南洋持有交大昂立17.85%的股份。

  此外,除了股东关系之外,成立于1983年的新南洋,而其第一大股东为上海交大产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第二大股东为上海交大企业管理中心,而这两家均为上海交大100%全资控股子公司,也就是说新南洋背后的“靠山”为上海交大。而事实上,交大昂立最初便是上海交大的校办企业。

  交大昂立的新“救兵”

  交大昂立全称上海交大昂立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九十年代初,原是上海交通大学的校办高科技企业,1997年底与上海大众出租等九家单位发起改制为股份有限公司,主要从事现代生物医药与保健产品的科研、生产和营销。

  交大昂立从资本只有三十六万元的校办企业,到2000年发展成为固定资产逾三亿元、年销售额近十亿元人民币的全国保健行业龙头企业,产品在中国保健品市场上长期保持着第一的占有率,这其中包括80后、90后十分熟悉的昂立一号口服液、昂立多邦胶囊、昂立西洋参胶囊等,销售网络也从国内拓展到海外,如新加坡、日本、美国等地。

  2001年,交大昂立成功上市,成为“中国保健食品第一股”。但此后交大昂立曝出一系列负面消息,2007年,其创办人、集团原总裁兰先德因涉嫌受贿、挪用公款被捕,公司高层震荡,同年亏损达到1.4亿。

  2009年,交大昂立开始谋求转型,但前景并不明朗,公司高层曾表示,即便保健品业务达到此前构想的3000万元的年度利润规模,依然不足以支撑整个上市公司的业绩。同年年初,教育部发出“更名令”,叫停高校校企冠名事宜,交大昂立与当初的“交大南洋”也位列其中,被要求公司名中去除“交大”字样。

  此后近6年中,交大昂立一直跌跌撞撞,市场表现不佳,净利润最高点也只是2015年的0.99亿元。

  就在2015年,交大昂立仿佛迎来转机。在医药行业浸淫多年的葛剑秋通过旗下的衡锋投资买入交大昂立股份,并通过增持、签署一致行动人协议等方式,进入交大昂立。同年6月,葛剑秋成功进入公司董事会,并被聘为公司常务副总裁,两个月后闪电停牌进行重组。

  据当时媒体报道,葛剑秋能通过举牌等方式快速进入交大昂立,实际上是得益于两大控股股东上海交大与大众交通的默许。交大昂立董秘李红曾表示,“葛剑秋在保健品领域有着丰富的经验和资源,而公司的主要业务也是保健品,因此其进入公司董事会将会对公司的发展有利。”李红曾指出,所以公司两大股东对葛剑秋的到来持欢迎态度。

  2016年末,交大昂立大健康产业布局完成了重要的一步,取得港交所上市公司泰凌医药22.97%的股份,成为后者第二大股东和战略合作伙伴。

  可惜的是,交大昂立大健康产业的布局,此后进展并不“健康”。2016年发布的14.72亿元定增计划,目前尚无进展;2017年11月停牌进行的一场重大资产重组也于近日失败,重组对象本为通化万通药业股份有限公司。更糟的是,曾被寄予厚望葛剑秋于2017年4月辞去了公司副总裁兼董事的职务。

  经过一番折腾,交大昂立的业务却依然没有明显起色,据其2017年三季报显示,报告期内,公司营业收入微增0.18%,归属于上市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为0.94亿元,同比减少30.56%。同时,交大昂立还曾通过出售所持股票套现,填补公司业绩。实际上,2015年度累计出售所持兴业证券股票1485万股,使其2015年扭亏为盈。

  此外,在2016年末时,旗下的昂立一号牌益生菌颗粒”因虚假宣传登上了国家食药监总局的黑榜。此外,交大昂立在2017年2次因信披违规遭警示。

  资本老手入局

  据环球老虎财经在2017年12月25日的报道《中金投资集团举牌A股第一教育股新南洋 资本大亨周传有浮出水面》显示,周传有这位资本玩家从1995年成立了中金投资集团之后,便先后进军房地产、高新技术、矿业、金融证券、文旅等多个投资领域。而周传有自己在24家公司担任高管及2家公司的股东,同时由他出任法人的公司达到18家。

  周传有在1997年和1999年,收购了的浙江富阳段两条国家一级公路30年经营权;1998年涉足保险,并进入创业投资领域。此后,周传有通过旗下中金投资集团、恒实矿业等公司先后投资多家矿产企业。

  2009年,中金投资集团以2亿元的代价买下了海鸟发展18,865,170股股份,占其总股本的21.63%,并成为其第一大股东。周传有也因此成名。

  对于周传有这种娴熟的资本玩家来说,无利不起早无疑是一条铁律,举牌行动也不会是单纯的“救火”。

  事实上,与交大昂立同根生新南洋近年来的业绩表现不尽如人意,从2011年至2015年,其净利润未达到亿元;仅2016年突破亿元。据2017年三季报显示,净利润同比下降7.59%。

  由此可见,交大系目前的两家上市公司基本上都处于业绩颓靡的状态中,交大昂立同时谋求转型的业务重组也碰壁难以持续的窘况。再加上近来上海国资改革十分迫切,寻找一名资本老手来实现资产证券化是必要的选择。

  而周传有在此时进入,是看中了两大上市公司的资产,而业绩更加弱势的交大昂立在这样的情况下,或许难逃壳化的命运。

文章评论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